竹子文学—最新·最热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竹子文学 > 小说库 > 千树梨花飘香雪
千树梨花飘香雪

千树梨花飘香雪 酒半酣 著

连载中 狄无尘白念离 女频

更新时间:2020-02-28 18:33:19
千树梨花飘香雪男女主角(狄无尘白念离)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,谱写怎样的悲歌,又将是怎样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将是怎样虐曲,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节描写细腻,作者酒半酣文笔功底深厚,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做了钢铁直男十几年,忽然一日变成女神仙?不不不!坚决不做女神仙,竹马变青梅,青梅怎么办?立志好好修炼,宁做凡人男,不做神仙女!跟定仙尊,不做男儿誓不还!仙途多波折,大戏正开场……仙尊:宠你一世,许你太平盛世。狄无尘:我,我,我再想想……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梵月谷中一片欢悦之情,喜迎来谷主的第四胎。

红红的柔软的一团,被包在锦被之中,动着小嘴,不时的找着什么,遍寻不至,便委屈的瘪了瘪嘴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“看,他的头发,又黑又密!比丽殊菁羽当时多了好些!”大姐苌祝小心翼翼的抱着婴孩说道。

“哎呀呀,他的嗓门,真大!怎么一直哭?”二姐丽殊摸了摸婴孩的鼻尖。被摸得婴孩摇了摇脑袋,哭得更大声了。

“弟弟饿了吧?”一个女孩奶声奶气的说道,正是三姐菁羽。

“是个男孩!以后,保护梵月一族的担子有人分担了!”族长凌方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。梵月一族以救治仙术见长,但自保之力甚弱,每逢权利更迭或者仙魔交战之时,便会元气大伤,这一直是正中凌方心头的一根刺。

“抱过来,我看看......”方才力气虚脱的族长夫人衍华坐了起来,伸手接过婴孩,将他放在怀中,将身子背了过去,将**放进婴孩的口中,婴孩立刻止住哭声,开始大口大口吮吸起来。

“啊~痛!里面,还有!”衍华额头上又出了一层细汗。

“你们快出去!”一个老妪将族长连同他的三个女儿尽数赶了出去,不多时,便听到嘤嘤如蚊蝇般的细小哭声。待老妪拾掇完毕,众人再进来,便看到了这声音的来源,是一个瘦小皱皱巴巴周身通红的女婴。

“这么丑!”丽殊先开了口。

“不丑!小孩子才出生长得都是这般模样,她已经是顶顶漂亮的了!”衍华慈爱道,心下明了只因了双胎,诸事争不过哥哥,所以才这般瘦,心底又升起一股怜惜之意。这女婴虽闭着眼,却依然能看得得出眼睛不小,脸型也好,之后必定是个美人胚子!

“可怜见的!之后多疼疼她罢!”苌祝小心翼翼的抱着,唯恐手劲大了捏碎了怀中的瘦小女婴。

“夫人!辛苦!”凌方紧紧握住衍华的手,深情的看着衍华,衍华只是低头看着一双孩儿轻笑。

“这男孩,叫什么?”衍华问道。

“男儿志当高远,如天大海阔!不如,就叫东昊!”凌方说着,眼中闪闪发亮。这是他早就定下的名字,只等男儿降生。

“东昊!好名字!”衍华微笑道,“这女孩呢?”

“夫人似乎已有计较?”

“姝好,虽这孩子瘦小,我看这眉眼,却是最美好不过,你看可好?”

“妙极!就叫姝好!”凌方笑着点点头。

“姝好,好听!”菁羽拍着巴掌笑着说道。这一拍,倒惊了找寻**的姝好,又嘤嘤哭了起来,让人好不心痛!

“都怪我都怪我,姝好不哭,乖乖吃奶......”菁羽忙不迭安慰。

“族长!战神干戚亲临梵月谷!”一人匆匆来报。

“他怎会突然到访?”凌方虽有些疑惑,仍是匆匆赶了过去。

“不知战神深夜到访,有失远迎!”凌方深深作揖道。

战神略一沉吟,正了正神色,道,“天魔星降世!”

“天魔星不是战魔本命之星?怎会......”

“我亦有疑虑,但天魔星确是坠落此间,还请族长行个方便!”战神深深作揖。他曾重伤不治,为圣女衍华所救,素来对梵月以礼相待。

“战神如何确定,我家中孩儿便是天魔星转世?”凌方心中虽已经确认了七七八八,但仍心存侥幸,万一是弄错了呢?但是心中又明知,战神是受了天帝派遣,天帝定然不会弄错!

战神听罢,拿出一块透明的如同冰晶般的石头,“这个便是战魔元灵残片!同出天魔,相遇便会闪烁不止,相互应和!你拿着这晶石,一试便知!”

凌方接了晶石,晶石中心闪着隐隐红光。他紧紧捏着晶石,径直去了卧房。越是靠近,晶石便越亮。

“你们都下去!”凌方遣散众人,紧紧的盯着晶石,一步步艰难朝着东昊走去。东昊已经吃了奶,睡得正香。晶石虽明亮了许多,似乎并没有更多变化。心仍是提着,他又朝着仍在寻找**的姝好走去,晶石闪烁得更快了,当他抱起姝好的时候,晶石竟然红光大绽,直逼人眼!是她!凌方的心狂跳一番,喉头发紧,待终于平复过来,心中竟有一种庆幸之感,幸好,不是东昊!一转念,心中又不禁唾弃自己一阵,面红身燥。

“这是何意?”衍华看到夫君神色怪异,不禁问道。

“战神得知夫人诞下麟儿,特来恭贺,亦想看看这刚出生的孩儿。”这女婴此番必死无疑,凌方只盼事情过去,待木已成舟,夫人伤心过一阵,总会慢慢好转。

“哦?”这不合常理,衍华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夫人好好休息,我马上回转!”说着抱起姝好便走出了房门。

“交给我便是!”战神欲伸手将婴孩抱起,凌方却后退一步,“交给你,你又如何做?该不是要杀了她吧?”

“战魔出世,多少生灵涂炭,多少仙神命丧沙场!梵月一族,又如何能安于乱世!”战神眼前浮现出当年的惨烈。

“可是......”凌方的手紧紧握起。他的父母兄弟姐妹,都是死于战魔手下!此仇,不共戴天!可姝好——她不是姝好,是未来的另一个战魔!若留在梵月谷,定会带来灭顶之灾!他看了看怀中嘤嘤哭泣的女婴,心中怜惜慢慢变成抵触之意,为什么,竟是天魔降世?

“族长!还请族长大局为重!”战神又道,“此番你大义灭亲,从此梵月一族,与眼下境况,定有云泥之别!”这是天帝原话。

凌方心中不由得生出恨意,若是不肯......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狠下心来,眼睛一闭,将手中婴孩奉上。

战神抱起婴儿转身离去。

“......”凌方朝着战神离去的方向伸出手,又张了张嘴,缓缓闭上双眼,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,眼睁睁的看着战神离去。

战神来到降魔渊,入了降魔阵,将婴孩放入阵中,便唤出了悯天剑。

以悯天一剑诛心,便可永决天魔祸患!

“呜啊......”婴孩忽然哭了起来,战神干戚心生不忍,呆了片刻,狠下心来,朝着婴孩心窝刺去。

“战神!你要对我的孩儿做什么?”衍华方才就觉察异样,她便拖着虚弱之体偷偷跟了出来,总也追不上,终究循着孩子的气息找了过来。

“圣女!她是天魔转世!须得......”

“须得如何?”衍华怒道,“你说得,我不信!”

“圣女对干戚有恩,干戚事后任由发落!只是这天魔转世不得不除!”

“即使我儿真的是天魔转世,她也是我的孩子!我定会寻得方法抑其魔性,不使为祸世间,还请战神高抬贵手!”衍华说着便跪了下来,“我从未求过任何人,现在只求战神能放我儿一条生路!”

“圣女不可!”战神也跪了下来,“还请圣女以大局为重!”

“干戚!我要你今日,就还了我的救命之恩!”衍华伸手便将醉花雾洒向战神,战神没有防备,立刻手脚无力,原先飘在空中的悯天剑也当啷落地。

“孩子!”衍华长途跋涉追到此处,方才又大惊大悲,一时腹痛如绞,仍是忍着剧痛,爬上了云头。

“衍华仙子,你忘了我的悯天剑可以千里追击吗?”正在观微镜中看到一切的天帝灵苍手指微动,悯天便朝着婴孩的心奔袭而去。

“不要!”悯天剑已经来到了眼前,衍华立刻侧了身,用自己的身躯将孩子包得严严实实,悯天剑虽从不伤仙,一时却移位不及,从背后刺入。

身上剧痛!再痛,也比不上心痛!孩子,是娘没有用,无法保护你!

手上一松,女婴跌落了云头,悯天剑也追了上去。

“衍华!”刚刚赶到的凌方接住了发妻,心中恨意滔天。

为什么,天魔为什么要降生在梵月?为什么?

从此,圣女衍华长眠不醒,转世天魔也不知去向。


猜你喜欢
  1. 玄幻小说
  2. 仙侠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都市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