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文学—最新·最热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竹子文学 > 小说库 > 大佬宠妻要翻身
大佬宠妻要翻身

大佬宠妻要翻身 简维冬 著

连载中 宋杭简维冬

更新时间:2020-05-07 16:28
爆火言情小说《大佬宠妻要翻身》正在火热连载中,这本小说是由作者简维冬倾情力创的作品,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宋杭简维冬,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... 结婚一年,两人之间各取所需,现在他的心尖宠回来了,却是着急将她赶走,简维冬终究维持不下去,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终将散场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"求你求你放过我"

雨越下越大,大到几乎能吞没简维冬一声声绝望的哭喊,声音渐渐枯竭。

"你不就是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还不满意"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冰冷无情地一字一句地传入她的耳中。

"不要你停下"

简维冬脸色愈发苍白,犹如透明,撕裂般的疼痛,疼得她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。

宋杭一无所觉,抬手掰着那张过份惨白的小脸,强硬地逼着她偏头。

他微微凑近她,薄唇低喃"我禽兽简维冬你看看你现在那副模样,还觉得你多高贵"

"宋杭,你真狠。"简维冬倒吸一口冷气,额头沁着冷汗。

痛感一点一点击打着简维冬的神经,让她无数次想晕过去又不得不被疼醒。

汗水和泪水,已经分不清了。

事毕,男人扫兴似的抽身起开,略微整理了一番后,迈开长腿去床头柜拿来了一份文件。

"签了它。"

文件顺着躯体滑下去,跌落的声音,仿佛在不着痕迹的折辱她。

简维冬抖着腿,去床上坐着,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保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她知道那是什么,撤开视线"我不会签的。"

"简维冬"

直呼其名的怒吼丝毫没有动摇她的态度。

她反而笑了起来,强忍疼痛捡起离婚协议书,在宋杭幽冷的视线下,狠狠撕碎

"姜明月回来了,我就得乖乖将我的位置拱手让人吗"

那天,他回来洗澡换衣服,当时她在给他找衣服,无意间瞟见他亮起来的手机屏幕。

一个陌生号码阿杭,我回来了。

随后,宋杭一夜未归。

宋杭没料到简维冬会知道姜明月的事,面上掠过讶然,紧接着冷冰冰道"既然知道,就别闹得太难看。"

说着,他顿了顿"我会给你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。"

简维冬不可置信的瞪着眼,他竟然能为姜明月做到这种地步

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道"你想都不要想"

签了离婚协议书,他就可以和那个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凭什么

宋杭脸色微沉,似乎蕴着滔天的怒气,上前一把扯住那头乌黑湿润的长发,逼得她不得不往后仰,咬牙切齿道"简维冬我的耐心有限"

简维冬正欲回话,一道铃声猛然惊响,宋杭接起,里面清晰传来娇软的女声,伴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。

"阿杭,你来陪陪我嘛,今天好大的雨,我怕嘛。"

果不其然,宋杭缓了面容,攥着简维冬头发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松了许多,声音是简维冬没有体验过的温柔"好,你乖乖地在家等着我。"

不到半分钟,他挂断电话,随意拎起外套大步离开。

临走时,不忘留下,不然,我保不齐会对简家做些什么。"

看着猛烈关上的房门,简维冬像一滩烂泥,终于无力地摔在床上。

窗外狂风暴雨肆虐,他仍然走了。

突地,她感觉到一股液体从下面潺潺流出。

简维冬怔了一秒,鲜艳的血液晕染了米色地板,触目惊心,血色红得刺眼,亮得骇人。

她的亲戚明明刚走没多久

简维冬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心神稍微清理了身子,然后打车去了医院。

深夜的急诊室,很冷清。

女医生手上拿着b超的片子,眉间皱成了一个"川"字,"你丈夫呢"

简维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支支吾吾道"他比较忙,所以就没陪我,他他知道我来了医院的。"

说话的底气根本不足,女医生重重哼了声,显然是不信,眉头越皱越紧,"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在某些地方能节制一点吗你们知道你们是有多不负"

后面的话,简维冬基本上听不见了,脑子里满是她怀孕了的字眼。

她一把抢过片子,目光怔怔地看着,似哭似笑,状若癫狂,好半晌,她才哑声开口,语中含着痛苦地乞求"医生,保得住吗"



猜你喜欢
  1. 玄幻小说
  2. 仙侠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都市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