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文学—最新·最热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资讯 >

程枫羽时以茜(程枫羽时以茜小说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枫羽时以茜全文免费阅读(程枫羽时以茜小说)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程枫羽时以茜)

发表时间:2024-02-12 21:47     编辑:竹子文学
程枫羽时以茜小说

《程枫羽时以茜小说》讲述了程枫羽时以茜平平淡淡的的爱情,很真实,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,很好。

作者:时以茜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玄幻
立即阅读

《程枫羽时以茜小说》 小说介绍

苏父心里一个咯噔,他的确一直这样认为。所以才会对时以茜新生恐惧,毕竟八年前他才二十岁,那个岁数就能做出那样心狠手辣的事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?可这到底都哪里跟哪里?!他等烦了,猛然站起身来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江泽伸手拦在了他身前:“苏先生还记得八年前,有一次苏二小姐高烧不退,您带她去医院看病吗?”苏父怔了怔,记忆中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次。那也是他唯一一次亲自带程枫羽去医院,关心她的时候。江泽继续问:“那苏先生还记不记得,苏二小姐在做检查的时候,你在四楼某间病房外说了什么?”说了什么?苏父的记忆 将苏氏集团八个股东送走的助理江泽折返了回来。 在时以茜眼神的示意下,江泽站在茶几前,开始娓娓道来:“八年前,天远集团的掌权人于七月十二号家中无故起火。” “一家八口,七死一伤,唯一活下来的是天远集团掌权

《程枫羽时以茜小说》 第18章 免费试读

将苏氏集团八个股东送走的助理江泽折返了回来。
在时以茜眼神的示意下,江泽站在茶几前,开始娓娓道来:“八年前,天远集团的掌权人于七月十二号家中无故起火。”
“一家八口,七死一伤,唯一活下来的是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,但她也毁了容。”
“同年同时段,步家的小女儿突然生了一场大病,严重到当时和步家稍微亲近点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儿可能活不过年底。”
“但就在年底,她痊愈了——而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,被一个匿名的慈善家资助出国留学,至今都没再回来。”
江泽看向半跪在茶几旁,脸色似乎开始发白的步月歌:“步小姐,就是当年那个奇迹般痊愈的步家小女儿。”
步月歌仰起头看他,紧阖着牙关:“我的确是,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有什么问题?”
江泽跟了时以茜太多年,受他渲染,也学的一副面无表情。
他从随身的文件夹里抽出了几张照片放在了茶几上:“调查显示,当年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办理的出国手续是真的,但她本人并没坐上那趟出国的飞机。”
“而那年年底,有人看见步家曾将某个人的骨灰下葬——”
步月歌视线不受控制的下落,看向了放在她面前的那张照片上。
只见照片上,步家夫妇站在一块空白的石碑前,但下葬的骨灰盒上赫然贴着一张小女孩的照片——
相貌正是步月歌那张脸更青涩的模样!
步月歌瞳孔骤缩,脸色瞬间煞白。
时以茜吐出最后一口烟,伸手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,而后修长手指夹起她面前的那张照片:“步家的小女儿秘密下葬,那么你又是谁呢?嗯?”
他尾音故意拉长,像一根极细却极其锋利的线横在了步月歌的脖颈前一般。
步月歌胸腔起伏的幅度逐渐变大:“傅先生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这照片那么模糊,怎么证明骨灰盒上的脸是我的?事实就是我没死,不然我怎么会现在在这里?”
苏父也焦躁难耐:“不管步家女儿死没死,这和天远集团掌权人那个女儿,还有放火烧我苏家的事有什么关系?”
时以茜转而看向他:“苏先生一直觉得天远集团掌权人家里起火的事与我有关,八年前也是,这就是所有事情的起点。”
苏父心里一个咯噔,他的确一直这样认为。
所以才会对时以茜新生恐惧,毕竟八年前他才二十岁,那个岁数就能做出那样心狠手辣的事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?
可这到底都哪里跟哪里?!
他等烦了,猛然站起身来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江泽伸手拦在了他身前:“苏先生还记得八年前,有一次苏二小姐高烧不退,您带她去医院看病吗?”
苏父怔了怔,记忆中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次。
那也是他唯一一次亲自带程枫羽去医院,关心她的时候。
江泽继续问:“那苏先生还记不记得,苏二小姐在做检查的时候,你在四楼某间病房外说了什么?”
说了什么?
苏父的记忆不自觉被牵着拉回八年前的那一天。
那天程枫羽进诊疗室检查后,有一个朋友给他打电话,告诉了他天远集团掌权人家里火灾的事情。
他当时斩钉截铁的说:“肯定是时以茜干的,那小子心狠手辣,比他祖父更狠。”
苏父打了个颤:“我说了什么,又有什么关系?”
江泽淡声回答:“原本是没有关系,但您说话时身旁的那间病房,正好是天远集团那个烧伤的小女儿的病房。”

程枫羽时以茜小说
程枫羽时以茜小说
时以茜/著| 玄幻| 已完结
苏父心里一个咯噔,他的确一直这样认为。所以才会对时以茜新生恐惧,毕竟八年前他才二十岁,那个岁数就能做出那样心狠手辣的事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?可这到底都哪里跟哪里?!他等烦了,猛然站起身来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江泽伸手拦在了他身前:“苏先生还记得八年前,有一次苏二小姐高烧不退,您带她去医院看病吗?”苏父怔了怔,记忆中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次。那也是他唯一一次亲自带程枫羽去医院,关心她的时候。江泽继续问:“那苏先生还记不记得,苏二小姐在做检查的时候,你在四楼某间病房外说了什么?”说了什么?苏父的记忆 小说程枫羽时以茜小说全文免费内容细致饱满,主角是程枫羽时以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值得一看哦,下面看精彩试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