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文学—最新·最热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资讯 >

尘云雪裴霁在线阅读(裴霁尘云雪)全文免费阅读_裴霁尘云雪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

发表时间:2024-06-11 22:13     编辑:竹子文学
裴霁尘云雪小说

裴霁尘云雪尘云雪裴霁_非常好看的 ,书里面的情节一点也不拖沓,故事条理清晰,超喜欢这本小说。

作者:裴霁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现言
立即阅读

《裴霁尘云雪小说》 小说介绍

但是他仍旧固执的站着,甚至身子都没有偏颇一下,对云雪说道:“放心,我死不了。“这是死的问题吗?你到时候病得更严重了,还不是得要我来照顾!”裴霁尘听到这话,眼眸一沉。突然一阵冷风呼啸刮来,放在床头的灯光瞬间扑灭。冷风刚刚是将窗户最上方一角,没那么牢固的纸窗户吹开了,此时破开的那一角正立着空中,被源源不断扑进来的冷风吹的猎猎作响。整个房间都陷入幽暗中,只有刚破开的那一角,有外面被雪地折射的银光射进来。房间里取暖的,仅剩一点星星炭火。被风这么一吹,刚还明明灭灭的炭火,被寒风卷起,快速燃烧殆尽,上面烧 云雪倒吸口凉气,僵硬的五指瞬间松开,胸口像是打开了阀门般,大口喘息。 裴霁尘深看了她眼,随后自己掀开被窝,两手撑在床上准备起身。 云雪一惊,连忙起身按住他的肩膀:“你要去哪?你刚恢复好不能动的。” 裴霁

《裴霁尘云雪小说》 第19章 免费试读

云雪倒吸口凉气,僵硬的五指瞬间松开,胸口像是打开了阀门般,大口喘息。
裴霁尘深看了她眼,随后自己掀开被窝,两手撑在床上准备起身。
云雪一惊,连忙起身按住他的肩膀:“你要去哪?你刚恢复好不能动的。”
裴霁尘一时间怔在原地,侧身回望她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。
被他这么一注视,云雪感觉他的眼神像是火一样,在她手背烧了起来,手下意识猛地收回弹开。
裴霁尘将两条腿搬到床沿边,准备撑着床杆爬起来:“你睡这里,我去睡隔壁。”
“什么?”
云雪震惊不已,一下跳下床拦在他面前:“你疯了,你这幅身体去隔壁怎么受得了,你是不想活了吗?”
裴霁尘已经撑着床杆站了起来,他腿本来就没好全,这会站起来额头上瞬间布满细汗。
但是他仍旧固执的站着,甚至身子都没有偏颇一下,对云雪说道:“放心,我死不了。”
“这是死的问题吗?你到时候病得更严重了,还不是得要我来照顾!”
裴霁尘听到这话,眼眸一沉。
突然一阵冷风呼啸刮来,放在床头的灯光瞬间扑灭。
冷风刚刚是将窗户最上方一角,没那么牢固的纸窗户吹开了,此时破开的那一角正立着空中,被源源不断扑进来的冷风吹的猎猎作响。
整个房间都陷入幽暗中,只有刚破开的那一角,有外面被雪地折射的银光射进来。
房间里取暖的,仅剩一点星星炭火。
被风这么一吹,刚还明明灭灭的炭火,被寒风卷起,快速燃烧殆尽,上面烧完的灰白细灰被封一卷,扑灭两下后,彻底熄灭。
至此,整个房间只剩下透彻心扉的凉和冷。
最先感受到的,就是云雪的脚。
她刚刚是拖了鞋子上床的,想阻拦裴霁尘,于是赤脚直接站在了地上。
石板砖带着大地的寒凉,沿着云雪的脚掌,攀上骨缝,带起胆战心惊的瑟缩。
实在太冷了,云雪忍不住将脚叠到一起,脚掌更是斜立起,减少和冰冷地砖的接触。
借着倾泄进来的银光,裴霁尘看到云雪的双脚,眉头瞬间紧皱起:“上去。”
“啊?”云雪没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暗黑中,她听到裴霁尘沉沉的叹了口气,不等她反应,腰上突然被一股大力箍筋。
下一瞬,她被裴霁尘直接抱在到床上,两人都一起躺在床上,两具身体更是紧紧贴在一起。
云雪心头重重一跳,她怎么也没想到,就一个转瞬之间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云雪双手抵在他胸膛上,腰肢扭拧着往外钻:“松手。”
她挣扎着想起来,但是腰上的手臂像是铁块一样,不但移不开,而且还越来越紧了。
突然一口热气直接吐到云雪脖子上,云雪身上一激灵,就听到裴霁尘咬着牙开口:“别扭了。”
云雪一瞬怔愣,感受到身下某个坚硬物体的正抵着她小腹,滚烫的温度更是激得她脑袋瞬间一空。

裴霁尘云雪小说
裴霁尘云雪小说
裴霁/著| 现言| 连载中
但是他仍旧固执的站着,甚至身子都没有偏颇一下,对云雪说道:“放心,我死不了。“这是死的问题吗?你到时候病得更严重了,还不是得要我来照顾!”裴霁尘听到这话,眼眸一沉。突然一阵冷风呼啸刮来,放在床头的灯光瞬间扑灭。冷风刚刚是将窗户最上方一角,没那么牢固的纸窗户吹开了,此时破开的那一角正立着空中,被源源不断扑进来的冷风吹的猎猎作响。整个房间都陷入幽暗中,只有刚破开的那一角,有外面被雪地折射的银光射进来。房间里取暖的,仅剩一点星星炭火。被风这么一吹,刚还明明灭灭的炭火,被寒风卷起,快速燃烧殆尽,上面烧 裴霁尘云雪是作者裴霁尘云雪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。文中裴霁尘云雪这个人物写的够好,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,级别控制很严谨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他们都想到一块去了,昨晚上漆黑一片房间里的靡靡之事,实在难以开口。云雪暗自咬了下舌尖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她努力使自己的神色固然自若:“昨晚的事情,就当——”“我会负责的。”云雪一愣,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后,惊讶不已:“你说什么?”裴霁尘眼睛幽深不见底,将她往里面吸:“昨晚的事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云雪此刻的心情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这要是放在第一次穿越过来的时候,云雪肯定会高兴得喜极而泣,这块万年不